作品交流
思念,是一枚淡淡的書簽

 記得你曾說過,思念,是一枚淡淡的書簽。當想念某個人時,不去翻閱被思念夾住的書籍,便不會有那潮涌般的牽掛。但是,你不會知道我想你,卻又忍不住翻開我們的記憶圖冊……

 清楚地記得你陽光純粹的笑顏。

 是在我剛上學那年吧。那一年,我6歲,你12歲。

 你在那一年中異常忙碌,帶回家的書仿如一座座小山,令人倍感沉重。你哪細長的眼里卻閃爍著堅定的光芒,告訴我,你在經歷一個轉折點----從小孩到青少年的“街角彎”。我似懂非懂,正是貪玩的年紀,依然不時在你復習功課時調皮地對你擠眉弄眼。你不說什么,只是搖搖頭,無奈地笑你用嚴肅的目光看著我,喚著:“小妹小妹,要加油呀。”我卻只是漫不經心地跑掉,身后,有你輕輕的嘆息。

 你快考試了,母親似乎察覺到我這只在你身邊上躥下跳的“兔子”,將我狠狠訓了一通。是多么不懂事?我竟委屈的落下眼淚。

 當我抽泣著找到你時,你便停下正解的奧數題。用手輕輕擦掉我臉上的淚珠,柔聲道“小妹小妹,別怕。等哥考試結束,哥帶你去外面兜風。”我吸了吸鼻子,用含糊的聲音問你:“是真的?”你不說話,卻綻開一束陽光純粹的笑----鬼使神差,我信了你。

 2010620日你兌現了承諾。那天,我站在你的校門口,盯著手腕上的表一秒一秒地數著,等待鈴聲響起的那一刻。

 不一會兒,你騎著車沖出來了。你看見了我,笑得燦爛如花,走過來,將我穩穩地放在車后。走在在田間的小路上,一路,太陽是暖的,我的心里亦是暖暖的。你帶著我走走停停,在那靜謐的丁香和薔薇盛開的墻角下;在那成片成片的黃澄澄的油菜花從里;在那野花星星點點的草坪上……我們”咔擦”一聲留下美好時光。當車簍里的花引來蝴蝶,當天邊被落日映紅的時候,你淺笑著對我說:"小妹小妹,哥哥會陪你一輩子。“那時的我,抱著花,站在暖風中咯咯咯地笑個不停。

 你怎么會知道呢?那是我聽過最美的諾言啊。

 也記得你期待的眼神。那一年,我10歲,你16歲。

 那個夏天,我已不再是幼稚無知的孩童,你也不再有時間陪我。我曾在深夜驚醒,然后點燈看見你房間里熟睡的背影才按下心來----我是有多害怕?竟夢見離我的世界越來越遙遠,直到消失不見.......

 我也曾獨自一人哭泣,怨你不遵守諾言,怨你不關心我,怨你.......但哭過了,傷也就結痂了。我開始有了自己的伙伴群體,你被繁重的學業壓得喘不過氣來。我與你,自然而然又莫名其妙的生疏了。知道我10歲生日那天,你從一個小布包里給我拿出一件白T恤。我才恍然覺得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我是不理解的。衣服白色的背景上用黑色勾線筆畫著一顆星,周圍隨意的畫著一些線條,似乎那顆星是萬丈光芒。那時,你依舊穿著一件黑白校服默默站在我對面。良久,你走過來,摸著我的頭說:”小妹小妹,哥是高中生了,沒時間陪你,你也要開心哪!“那一刻我心中似乎有什么事悄悄的融化了。你繼續說:”在哥心中,小妹就是那顆最斑斕的星星,所以,小妹一定要像星星一樣快樂!”我驚詫地看著你的眼里,有什么東西正在燦燦地對我閃爍旋轉。終于忍不住,一剎那,淚如涌泉。

 你不會知道,你期待的眼神,便是我生命的燈。

 記得你高考的日子呢。那一年,我12歲,你18歲。

 南方的夏季終于到來了,帶來的是炎熱,是陰郁,是隔閡,是無可比擬的孤獨。你變得更加繁忙,面龐總是沒有血色。而你總是明亮的眼睛,此刻被厚厚的黑框眼鏡蓋住,有一層說不清楚的意思,仿佛是秋天過去了,一匹馬某天早上從馬圈里出來,突然發現鋪在自己面前的是一片空蕩荒涼的牧場一般,帶著些詫異,也帶著些悲哀和無可奈何。而當我珍藏多年的小說被母親沒收時,我終于體會到你12歲時那份獨有的心情,煩躁異常。

 那段悶熱的時光,家里靜悄悄的,只聽到空調呼呼作響的聲音。我很矛盾,一邊盼著黑色的夏日盡早過去,有貪念與你共同奮斗的時光。

 ......時光不會為誰駐足,該來的總是會來。當201668日的余暉落下地平線,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,你去往了你的夢。我亦站在起跑線上。你走時,我燦爛地笑著揮手。

 你怎么會知道,我的心,早已被淚水浸濕。

 親愛的哥哥啊!思念,是一枚淡淡的書簽。那么,就讓小妹以書簽的名義,將對你的牽掛,永遠夾在我和你的記憶圖冊中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初20194      指導教師:王春梅

網絡報警
四川省蓬溪中學   版本所有 ©2007-2021
學校地址:蓬溪縣城南經濟區學苑路289號,郵政編碼:629100,聯系電話:0825-5428147,傳真:0825-5425293
備案信息:蜀ICP備05003398號,遂公網備:51092102000051,川公網安備:51092102510956
遂寧市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中心電話(傳真)0825-2988759,郵箱sn_wgb@126.com
狼人窝一二三四区乱码免费